生活是一条长河

儿时家贫,父亲一心希望我好好读书,书籍给了我许多精神上的富庶,也让我欠缺了很多其他小孩的快乐,那时总盼望着快快长大。




童年总是漫长,长到时光静止似的。有一年,村里流行炸泡花(一种米制膨化食品),炸泡花,是外村人做生意,各个村轮转。每家自己拿米,带白糖,论斤收钱。条件好的人家,糖放得多,泡花自然就甜脆。放学后,我等啊等啊,母亲农活就是不回家,我心里焦躁,生怕炸泡花的走了,我所有的美好期待就会落空。天黑,母亲回来,我缠着母亲要拿米去炸泡花,母亲不同意,缠磨许久,终于拿到钱、提着米去了。然而,炸泡花的真在卸机器。我承认,我是个执拗的人,大哭着不准他走,完全不讲道理地哀求。当然,最后,我成功收获了一袋泡花。这是我印象很深的一件事,以致于到现在,我都相信,任何事,只要我努力,就可以做到。


村里的生活简单淳朴,大米可以换酒,黄豆可以换豆腐。卖猪肉、卖豆腐的吆喝声,在清晨,在黄昏,熟悉而悠长,穿过村头穿过村尾。时代在变,村子在变,这些都已经消失。各色向往的美食、佳境,已然吃过走过,却再也找不到儿时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