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风出——张新权油画艺术展”亮相山东美术馆

当张新权进入南京艺术学院时,大师已经远去,但刘海粟一个世纪独步画坛所达到的表现主义高度,苏天赐坚守一生的中国油画之路,在黄瓜园营造出了强烈的气场。而南艺自由的文化精神、多元的艺术图式、闲散的创作状态所形成的气息,加上传统文人画意味的作画方式,给张新权提供了充分发展的空间,使得他在油画创作上变得从容而放纵。


每逢一个单元的课程结束后,张新权会习惯性地来到苏州的画室,在静谧而安逸的空间中,画出一个系列的新作品。窗外的小桥流水,枕河人家,黑瓦白墙,他以北方气质的豪情与眼光去审视与思考,去经营江南格调的形式语法,画中国式的意象油画。


从光影斑驳显露写实功底的枕河人家,到有表现意味的十六铺、信号塔、十里洋场的亦真亦幻的布景场式调度,逐渐走向十足意象表现的海魂系列、园林系列、写意江山系列、阵风系列、太湖渔港系列、李家山/碛口系列等等,厚堆薄涂,淋漓尽致,平铺直刷,黑白与色彩极尽其能事。


近年来张新权常常外出写生,成为一种常态的创作方式。而几乎每一次外出写生,新权就有一次变法。张新权2010年开始创作的园林系列变得平静了许多,在不少画面中空间与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,传达出一种水墨画的意韵。


张新权是一个经典的技巧型画家,并非如有的批评家认为他是去依靠题材去阐释历史或文化。站在他的画面前,观者几可屏住呼吸,感受到一种表演性,看到了动作的编排与演绎。他也是一个技巧的集大成者。粘稠的油画材料在他的手中玩出了水性颜料的趣味,变得如此自如轻松;涂鸦、平塗、空白、稀释、滴淌、厚堆、艳俗、稚拙,在他娴熟的编排下,又以极其自由、轻松、随意偶发的状态产生足够的视觉张力,成为画面的价值所在。


就油画语言而言,张新权的画面更为突出了用笔、笔触、肌理的作用,刻意抑制了早期画面上的阳光与色彩。也许就“意象”的显现而言,笔意比色彩更为重要,如同在中国写意绘画中笔墨比颜色更为重要一样。画家出色地把控着画面的节奏,大片的空白与平塗,薄层的塗抹,黑白灰的间隔,技术的适时出场,在绘画的交响中,张新权绝对是一位配器高手。


张新权以有说服力的作品,为意象油画这一概念、这一词条,做出了教科书般的诠释,可以成为一种经典范例,而他画面的丰富呈现又诠释了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写生,诠释了一种绘画的纯粹性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刘伟冬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南京艺术学院院长
 
苏州河  布面油画  180x220cm  2017
 
码头悠闲的猫  布面油画  80x70cm  2016
 
雨后  布面油画  60x70cm  2016
 
回廊径幽  布面油画  90×130cm  2016
 
嵌入陶罐的土墙  布面油画  120x160cm  2017
 
观音阁  布面油画  120x160cm  2017
 
舰  布面油画  180x140cm  2017
 
斜塔蕴隐  布面油画  140x180cm  2017